內奸

我開始在想,

或許現在的我只是從那么多我當中剝離出來的一支.抽了根下簽.如同我一樣要壞掉.

連牢騷的力氣都沒了叫懶得牢騷...如果活下去都覺得很累.是不是應該死掉.

磁帶這種東西,慢慢的推出歷史舞臺.可能是因為它能重復使用的次數太多了.錄得不好便能洗掉重新再來.跟這個世界簡直是背向而行.死掉就死掉了.


天平

這個在公車上想起的名字,如果你真覺得世上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.

"醒醒吧."和"洗洗睡"表達著同一個意思.

踢了一場球.下著小雨.踢到了天.我一直在笑.過人也笑,失誤也笑.我以為我會抽筋倒地抽搐.我也想知道為什么.

下面,我要講一個故事.

"通知,通知.xx學校第一屆普通話演講大賽將于x月x日在教學樓前舉行,希望大家踴躍報名參加." 樹上的大喇叭重復的在各個教學樓,寢室之間傳遞著這條消息.

學校不大,我知道這只是廣播站為了發展新的社員,打出的噱頭..新的學年,學長們紛紛畢業離去,播音員的職位就空出,去試試吧.初中的語文老師當年斷言,我如果將一篇課文,完完整整的朗誦完畢,她睡覺會笑醒.這句話,對我影響很大.于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每天很認真的讀書,(注:讀書,不是念書..).于是我提交了報名表..

那個年代.學校的廣播站通常扮演著點歌傳情的角色."xxx為x系x室的xx送上一首"這種套路常常在午飯和晚飯的時候響起,成為飯后談論的話題,聽到認識的就瞎起哄,不認識的就順藤摸瓜最后就為看一下主角的真面目,說實話,對大喇叭背后的那根線連接到的小房子.充滿了好奇.一年到頭,掛著的窗簾,安裝了生銹了的防盜網.

回到寢室里,我跟火雞說,我報名了.準備去參加演講比賽.火雞說,行.你進決賽了我買包煙給你壯行.我說,好,等哥哥混進了廣播站,天天幫你給你喜歡的女孩子點歌,喜歡誰咱點給誰,想追誰我給誰點.一邊說,我們一起點了一根2塊一盒的龍鄉.(那個煙真清淡.可惜大學剛畢業,煙廠就被另一個大的煙廠收購了.煙換了牌子.不再那么順口.) 然.這些承諾,最后我們都兌現了.(笑)
一周過后,初賽就開始了..




9月的高跟鞋

突然想唱一首歌.


主持人在直播間精彩的表演著雙重人格.對著麥克風可以露出沉醉其中的微笑.
一個人的時候,露出微笑.是多么可怕的事情.

---------

我在聽聽眾打進來的故事.分析著這些人的心態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.如果寂寞到找不到身邊的朋友來訴說,讓這種空虛通過電波彌漫在整個城市的上空.他/她/它一定是一個自私的人.

---------

現在的我很想死掉.

旅行

沒有經歷過畢業旅行.
這是我這輩子多大的遺憾...

消失的武俠片..

我去打個電話..

我愛你也愛我.

迎合他人和滿足自己.哪一個更重要....
GO TOP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