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最平的路是江上的橋."

好了.關上門大吼了一聲.
--------
當時珊瑚村附近。基本上屬于紅燈區。和當時的同事住在珊瑚村一間2居室里。每天下班后的消遣就是看書。擺弄吉他.我卻沒有一把屬于自己的。嗯,等年終了。
一天夜里,同事晚班回來。我還沒睡,我們就商量決定出去耍。12點了,樓下飄著哪家做的熏肉的味道,伴著月亮...就出發了..跟逛商場似的,決定先走到最遠的地方,然后往回走。一邊走還一邊商量:哪家燈,我們去哪家..原來窯子2點多就關門了好多,大概是客滿了吧。我想...最后,一直到最后。走到家樓下。我們什么都沒做,又不甘心,最后坐在路口抽掉了一整包煙。然后,天亮了..再然后..回家洗洗睡了....

嗯..第一次未遂。我才發現,原來我不是那個時候自認為的很壞。而事實上后來很多人告訴我我確實很壞。

再后來,就積極參與體育運動。集體腐敗。渾渾噩噩的。當成是在重慶度假似的。過了幾個月。再后來,同事的女朋友來了。我自覺的搬了出來。在現在住的地方,一住就是3年。。哈,剛開始是14樓。租到那間房子的時候,站在窗戶邊。一下子就愛上了。單間配套,住起來很安穩的感覺,雖然房間里什么都沒有,除了張小床。電器依舊只有燈泡。只是從白炙等換成了日光燈。我喜歡白色的光,桔黃色的燈光,我總是能看到陰影。。。于是每天唯一的消遣依舊只有看書,看書。度過了異鄉的第一個春節。為什么那個時候的我,一點沒考慮過孤單這個字眼,

再后來,某同事去北京了。臨走前,把電器寄放在這里。我才終于,看到了電視。家里有聲音真好啊!我就不再看窗戶外面了。雖然也是七彩的。

家里有了生氣。就開始招呼朋友們過來玩,有天夜班不在,朋友把床坐壞了。大概是看球賽的激動。。-_-.梁斷掉了。半夜2點,我沖回家,本來是想生很大的氣。結果,一點話都說不出來。把床收了起來,位置空出來,因為我決定:睡!地!鋪!單人床對我來說。太小了,我甚至都沒有舒展過胳膊。。。早上超市開門了,就去抱了好多包鋪地板的。又買了機床棉絮,愿望達成。我有大床啦!!照例書放床頭.貼墻紙,整面墻的墻紙,厚厚的被子。大概從那個時候開始,就觸發了宅性。
忘了說了,在那里洗澡,是很舒服的事。如果不是房子的事,我甚至有想存錢買下那里的沖動。再后來還開了伙,小小廚房。五臟俱全。簡直是要開始真正的獨立生活。

一個人的時候,總是讓我想很多。幻想也很多。也養成了一些習慣,這些習慣在現在看起來.或許是好的。






----To be continue----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GO TOP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